十三水玩法赶超 Slack、狙击 Zoom,微软 Teams 是这样成功逆袭的

文章正文
2020-06-09 05:19

线上办公领域的绵延战火,十三水玩法在过去几个月里,演变为一场短兵相接。

Zoom 自 3 月美国肺炎疫情大规模蔓延后迅速崛起,之后又因为隐私安全问题一头碰壁。谷歌则加速了自己的产品架构改革计划,将原本分属两个不同事业群的「视频通话」和「办公协作」归于一个体系之下,开始发挥「整合」的力量。Facebook 也推出了群组视频功能,试图从自己最擅长的社交领域加入混战。

其中,在数字办公领域布局最早、业务最全的微软,迅速发动了一场业务「闪击战」。

阻击 Zoom

今年 3 月,因为产品设计缺陷引发的一系列隐私问题,刚刚席卷全美的 Zoom 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恶意攻击者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方法获得用户房间 ID,加入并录制视频通话内容。在学校,有学生甚至利用 Zoom 传播色情和极端右翼内容。

4 月,纽约教育管理部门下发政令,要求辖区内教师停止使用 Zoom 进行线上授课。之后一个月里,Zoom 停止了「扩张」的脚步,宣布将集全公司之力,改进功能,力求解决之前的安全隐私问题。5 月 7 日,经过功能改进后,纽约教育局宣布「解禁 Zoom」。

这一个月的禁令,让微软获得了绝佳的「进攻窗口」。

据华尔街日报报道,4 月 Zoom 被禁后,微软火速调集了 50 名员工,组成了一个远程协助团队,全天候服务纽约学区的老师们,帮助他们从 Zoom 切换到微软的线上沟通协作工具 Teams。

针对「网课」这一场景的需求,微软还加快了产品迭代的进度。之前老师们使用 Zoom 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 Zoom 的视频通话功能可以同时显示更多人,以及有「举手发言」的功能。了解到需求后,Teams 火速开发了这两个功能,且在第一时间将这两个功能独家优先开放给纽约的教师群体。

疫情期间,微软加快了 Teams 产品迭代的速度 | Microsoft

仅一个月时间,微软就在纽约学区获得了超过 11 万用户。而网课还仅仅只是微软 Teams 全面进攻的战线之一。负责该产品的 Jeff Teper 表示,他们围绕「视频会议」这个疫情期间最重要的需求点,加速了产品的开发,新增了实时降噪、自定义背景等功能。

4 月,Teams 的日活用户已经增长到 7500 万,相比 3 月时翻倍。每天在 Teams 上进行的通话总时长超过 41 亿分钟。

面对这样一份成绩单,微软 CEO 萨蒂亚 · 纳德拉表示非常满意,赞扬 Teams 对微软的未来至关重要。在他的蓝图里,微软将成为一个巨大的、横跨多个硬件平台的「操作系统」,视频通话、办公协作、云服务…… 都将会是这个操作系统的一部分。

在疫情蔓延的几个月里,多家巨头都加入到这场线上办公的战局中,而「视频会议」又成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片热土。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,从去年 10 月至今,视频通话应用的总下载量从每周 500 万次增加到了 5000 万次,翻了 10 倍。

面对迅速膨胀的需求,Zoom 日活用户数从去年年底的 1000 万猛增至 3 亿,增长 30 倍。疫情期间面向所有用户免费的 Google Meet 也在过去半年里增长 30 倍,日活已超一亿。

B 端业务的全面战争

对微软来说,产品和用户活跃数据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将产品、用户转化为有价值的「业务」。

微软最大的产品优势并不在于某一个软件或功能,而是整个 Office 365 办公套件。这套服务囊括了 Word、Excel、PowerPoint 等有着悠久历史的办公软件,以及 Teams、OneDrive 在内新一代的线上服务。年初,当 Jeff Teper 被纳德拉任命为 Teams 产品负责人时,纳德拉明确表示,希望他加强 Teams 和更多微软办公产品的集成。

所以微软瞄准了企业、学校这些有更强付费能力的泛 B 端市场。

微软之所以派出一个团队全方位服务纽约学校,就是因为纽约学区早已是 Office 365 的客户。3 月,微软还和 NFL 橄榄球职业联盟合作,帮助 NFL 用 Teams 远程进行了 2020 年的新人选秀活动。

微软明白,只有将尽可能多的功能快速整合进 Office,才能更好地留住那些企业客户。当这样一整套软件在办公室扎根后,企业将很难从微软迁移到其他平台。负责 Office 365 的微软副总裁 Jared Spataro 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「我们的用户希望能够在一个地方聊天、通话、远程协作,而不必将 Slack、Zoom、Dropbox、Google 想办法整合在一起。这种一个产品包含所有功能的体验,是 Office 最大的价值。」

这样的策略也的确在起作用。包括通用电气、欧莱雅在内的多家大企业、学校,都成为了 Teams 的客户。

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企业对线上办公软件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| Unsplash

2016 年,发布之初的 Teams 最早对标的产品是 Slack,后者曾是线上协作领域最著名的创业公司。它的核心功能是聊天通讯,但它能够将很多第三方云服务整合到一起,包括 Dropbox、Google Drive 网盘,Trello 这样的项目进度管理软件,以及代码托管平台 Github 等。

2015 年,微软曾向 Slack 发出收购邀约,但遭到拒绝。一年之后,微软发布 Teams,借鉴了不少 Slack 的设计思路,也具备很多相同的功能,比如 Slack 最核心的「整合第三方服务」功能。这让很多微软老客户能够相对轻松地从 Slack 切换到 Teams。

在企业领域耕耘多年的微软比 Slack 更懂企业的需求,它在 Teams 里整合了更多企业需要的安全功能。之前企业想要实现这些功能可能需要自己手动将它们接入到 Slack,但现在 Teams 却自带这些功能。

同时,微软出动了自己强大的销售团队,向 Teams 的潜在客户发起了激烈的销售攻势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,微软的销售代表在游说客户时,甚至提出可以为用户支付高达上百万美元的平台迁移成本。

2018 年,微软收购 Github,继续为自己的企业业务矩阵添砖加瓦。2019 年 7 月,Slack 上市后不久,Teams 宣布自家平台的日活用户已突破 1300 万,高于当时 Slack 的 1000 万。

Teams 完成了一次「弯道超车」。

棋逢对手,相互包抄

从 Slack 到 Zoom,Teams 的发展历程像是一场「过关斩将」。

当微软瞄准一个对手,它会靠快速的产品迭代,庞大的服务平台,强势的销售体系,直入对手的业务腹地,在激烈竞争中获得成功。这套策略受到了一些诟病,有舆论指责微软模仿竞品功能,通过平台的体量优势闷死对手,甚至认为这种做法有垄断之嫌。

但这也是微软最强大的内功。

从 90 年代起,微软在科技领域保持着「长青」,长期处于企业市值排行榜的前列。它是历史上第三家突破万亿市值的公司,在过去一年里和苹果不断交替拥有着「全球市值第一公司」的头衔。去年 10 月,微软战胜亚马逊、IBM 等多个对手,成功竞标美国国防部的云计算改造项目,光这一笔订单金额就高达 100 亿美元。

它一手缔造了史上销售最成功的软件,Windows。进入互联网时代,它又开始深度耕耘企业和云服务市场,以强大的现金流和业务护城河为基准寻求发展。微软的某个产品、某项业务可能失败,但微软这颗大树却始终屹立不倒。

将 Zoom 当作对手,微软要做的还有很多 | Unsplash

对 Teams 来说,Zoom 是比 Slack 更难挑战的对手。因为 Zoom 的发展速度更迅猛,现金流也更健康。根据 Zoom 刚刚发布的 2020 一季度财报,季度收入相比去年同期上涨了 169%。更重要的是,尽管疫情期间运营成本有所上升,Zoom 仍保持着 68.4% 的高毛利。而且 Zoom 正在赢得更多企业用户的亲睐,有 265400 个团队、企业,在 Zoom 购买了「10 名以上员工」的付费服务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 354%。

Teams 与 Zoom 的竞争远未结束。只不过这一次,当 Teams 试图深入 Zoom 的腹地时,对手也在进入它的核心领域。

文章评论